春宫画末代的性与爱:清朝最后三任为何全部绝后?

头条财经 2020-05-2078未知admin

  从1861年咸丰驾崩,同治登基;到1912年,清廷退位——满清皇族,就陷入了这种的魔咒:

  同治十三年(1874),作为同治的老师、状元出身的翁同龢在日记里写道,慈禧几次在紫禁城里放声大哭,因为她唯一的儿子,同时也是咸丰仅存的独子、19岁的同治(1856-1874),突发天花,生命垂危,而让慈禧和大清帝国担忧的是,同治年轻无子,帝国的人,不得不在旁系的子孙中挑选了。

  但到了第九位咸丰,年仅31岁就驾崩的他,仅生育了两个儿子,其中长子出生不久即夭折,幸存的儿子,就是慈禧所生、6岁即登基的同治。

  此后,大清皇朝的生育力直线年,咸丰帝硕果仅存的儿子、满清第十位同治,年仅19岁就驾崩,无子;

  此后,第十一位光绪(1871-1908;道光第七子醇亲王奕譞的第二子),以及第十二位、之君宣统(1906-1967,醇亲王奕譞第五子载沣的儿子),全部都不育无子:

  与开国初期武力强悍,康熙甚至由于儿子众多、彼此争位不休而痛苦不已相比,满清皇族到了咸丰,生育力开始直线下降,这方面,与满族的原始婚俗有着某种关系。

  清太祖努尔哈赤在临死前,曾经交代说,他死后,他的大老婆,也就是大福晋,交由他的次子二阿哥代善收养,因为在满族等民族的原始婚俗中,父亲的妻子,遗留给儿子非常正常。

  为了联合蒙古抗击明朝,从努尔哈赤开始,满族开始大量与蒙古部落进行联姻;其中皇太极就有五位后妃,来自蒙古博尔济吉特氏家族,其中有的甚至彼此都是姑侄;

  作为国策,清朝的和王公贝勒,一直都有迎娶蒙古贵族女子为妻的传统;而清朝皇族,则经常将自己的女儿,嫁给蒙古的王公贵族:由此导致,经常出现近亲结婚问题。

  例如顺治,就有两位妃子,是自己的蒙古族亲表妹;而顺治的孝惠章皇后,也是自己的蒙古族表侄女;

  以康熙为例,康熙的母亲,是佟国维的妹妹佟佳氏;后来,康熙又娶了佟国维的两个女儿,春宫画也就是康熙的两个亲表妹为后妃,这就是孝懿仁皇后,和惇怡皇贵妃;

  皇族间的这种近亲结婚,到了后期也依然如此,而不育的光绪帝(生母是慈禧的妹妹),他的皇后叶赫那拉氏,也是光绪帝的亲表妹、慈禧的亲侄女。

  由此可见,从清朝创立开始,近亲结婚,就一直是一个潜藏在爱新觉罗家族中的致命基因,但亲上加亲的满清皇族,对此,并没有科学的认识,如此导致的结果,就是皇族生育力从咸丰开始的不断下降,最终乃至连续三位的绝育。

  ;由于过早了自己的生活,处在后妃、宫女、太监包围之中的三位,在整个成长过程中,始终缺乏男子汉、阳刚之气的培育熏陶,这也对他们的生长发育产生了很大影响。在满清的太监们传说中,有的对于末代溥仪,就有说法说他不育,是因为“

  ”,意思是怀疑,溥仪在紫禁城之中,有同性恋的癖好,尽管这只是一种传说无法求证,但却显示了紫禁城的特殊,对于一个儿童的心理影响之大。过早接触,则对一个孩子,产生了巨大的。

  在紫禁城中,太监们经常会向年幼的,展示各种和男女交合人像,在这种下懵懵懂懂的,也经常跟宫女们。

  晚年时,末代溥仪,就曾经跟沈醉透露,他十几岁时在紫禁城中,当时太监们怕他夜里跑出去,就经常让一些宫女在晚上为他“陪床”,而渴望能怀上“龙种”、改变地位的宫女们,对此也很是热心,经常“”小;

  ”,这种过早的纵欲,也让溥仪落下了和不育的终生病根。对于自己不育的原因,光绪帝(1871-1908)在他临死前一年的1907年,就曾经写道:

  “遗精之病将二十年,前数年每月必发十数次,近数年每月不过二三次,且有无梦不举即自遗泄之时,冬天较甚。近数年遗泄较少者,并非渐愈,乃系肾经亏损太甚,无力之故。”

  1874年,19岁的同治帝罹患天花病重,当时,朝廷内外上下,都怀疑同治帝是由于私下出宫,导致身患梅毒所致。

  对于朝野间的这种传言,慈禧也有所耳闻,当时同治的老师、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翁同酥就在日记中写道,同治临死前,慈禧召集大臣们,一边痛哭,一边委婉地提到说:

  对于自己的不育,溥仪也一直耿耿于怀。李玉琴回忆说,溥仪曾经跟她说:“我想,是会赐给我一个龙子的,我等着。”

  但1957年年初,就在与溥仪离婚前,李玉琴最后一次前往战犯管理所看望溥仪,临走前一晚,李玉琴留在了溥仪的间。后来李玉琴回忆说:

  “溥仪在那个里,好像头一次和女人过那种生活。春宫画是他给我脱的衣服,待事情完了,他还喃喃地说,没想到这么好。还说,这一次不一定怀上孩子。”“这···证明他没病。要不然,为什么在那次,就有正常感觉了呢?”

  但溥仪,始终无法根治这个疾病。根据贾英华的研究,病历显示,溥仪当时还曾经前往求治,病历当时写着:“患者溥仪,曾于1962年7月21日,在此作过检查诊断。患者于三十年前任时,就有,一直在求治,疗效欠佳……其妻子均未生育。”

  而只在极个别情况下才“复苏”的溥仪,到1967年去世时,最终也没能解决不育这个问题。对此,日本人则提前下手,给溥仪的弟弟、溥杰,安排了个日本妻子、有着日本皇室血统的、日本华族嵯峨实胜侯爵的长女嵯峨浩。

  据溥杰的原配妻子唐石霞回忆,由于溥仪无子,因此作为溥仪的亲弟弟,溥杰的婚事和生育问题,就成了日本人改变爱新觉罗家族血统的重要“切入点”,当时,日本人先是“逼我与溥杰离婚,接着是令溥杰与特选的日本女子结婚,再下一步的和如意算盘是,设法让溥杰生个有日本血统的儿子,再有,他们更大的是,将来让这日本血统的溥杰之子,继承不能生育的溥仪的伪满洲国大位,实现日本满蒙进而染指全中国的美梦。”

  唐石霞回忆说,当时在日本人的下,溥杰为了唐石霞,防止唐石霞被日本,最终“同意”与唐石霞离婚,并秘密潜回家中,“找到我,说明紧急情势,催我迅速逃跑保命:三十六计走为上!溥杰怕我应付日本追捕时发生不测,竟然塞给我一把,说必要时保命自卫。”

  1937年4月,溥杰最终与日本人安排的妻子嵯峨浩结婚;1938年3月,关东军又溥仪签字通过了《帝位继承法》,要求“父死子继、兄终弟及”,以为溥杰有着日本血统的孩子,未来“承接皇位”做好准备。

  溥杰与日本妻子嵯峨浩,先后生下了两个女儿爱新觉罗·慧生、爱新觉罗·嫮生,1945年日本战败,后来慧生于1957年;嫮生则嫁给了日本人福永健治,婚后随夫改名为福永嫮生,并生下了5名子女。

  至此,同治、光绪、宣统三位最终绝嗣,而日本人则通过曲线方式,最终通过溥仪的弟弟溥杰,春宫画拥有了他们渴望的、带有爱新觉罗家族血统的日本“继承人”。

  尽管最终战败,但在的日本人看来,这就像一颗埋给中国的定时,或许将来的某一天,他们还将把这个“爱新觉罗的日本血统”,给予中国以意想不到的:“震撼”。

原文标题:春宫画末代的性与爱:清朝最后三任为何全部绝后? 网址:http://www.nbhg.net.cn/toutiaocaijing/2020/0520/55952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不啻天渊新闻网 www.nbhg.net.cn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